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二章 认夫认母 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二章 认夫认母

    时间:2018-05-19 三个女孩儿从浴室里出来时,如云正坐在床上涂着脚趾甲油,「洗完了?你们真慢。」「切,我们爱乾净。」月玲走到电视柜前,拿起一盘DVD,「Ghost
      Ship,我前天刚买的,听说挺吓人的,看不看?「」好好好,快放吧。「茹嫣抢着投了赞成票,她最喜欢躲在侯龙涛的怀里看恐怖电影,虽然今天爱人不在,但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恐怖片儿。
      一片黑暗中,时不时会从电视里传出尖声惊叫,四个女人全都挤在床上,连大气儿也不敢出。薛诺的年纪和胆子都是最小的,紧紧的拉住了如云。如云感到她的小手都在轻轻的哆嗦,便把她拉进了怀里,「傻丫头,不就是电影嘛,吓成这样啊?」
      薛诺抱着如云的腰身抬起头,「如云姐姐,你不怕啊?多吓人啊。」「真是可爱死了。」如云一低头就吻住了女孩儿樱唇。「唔……唔……」两人舌头都缠到一块儿了,薛诺才想起该拒绝她这种亲暱的方式,吐出了如云的舌头,「姐姐,我不要……」
      「姐姐的舌头甜吗?」如云笑瞇瞇的望着有点儿惊慌的少女。薛诺确实是满口留香,这点是不可否认的,「甜,可……可是……姐姐,我不习惯这样,对不起。」如云抚了抚女孩儿的短髮,又爱怜的亲了她脸颊一下儿,「干嘛道歉啊?你不习惯是很正常的,姐姐又怎么会怪你呢?」
      看完DVD,已经快10:30了,「大家都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儿呢,诺诺也要上学。」如云打开了床头灯,「月玲,今晚你和我睡,茹嫣和诺诺是客人,让她们一人住一间睡房,你带她们过去吧。」「不用,我又不是第一次在这儿住,我带诺诺过去就行了。」茹嫣向薛诺招了招手,「走,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薛诺却在原地没动,她有事儿要问如云,「如云姐姐,我想在这儿陪你,行吗?」「呵,那当然好了。月玲、茹嫣,你们没意见吧?」「没有,没有,」月玲和茹嫣互望了一眼,「那我们去睡了。」两女并肩离开了,她们的心里都对侯龙涛更佩服了,他怎么能把薛诺的行动、反应猜得如此準确呢?
      如云把长髮盘了起来,撤掉身上的裕巾,躺上了床,把被子拉开了,「诺诺,我这儿只有一条被子,你不会彆扭吧?」「不……不会的。」薛诺赶忙也钻进了被窝里,亲亲热热的和如云靠在了一起。如云也很自然的抱住了女孩儿的肩头,让两人脸对着脸,闭上了眼睛,「嗯……诺诺,你呼出的气息好香啊。」
      薛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变热,抱着她的艳妇是一丝不挂的,她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两人香喷喷的玉体贴在一起,四条光滑的长腿经常互相碰触,都很丰满的乳房也对顶着,身子稍稍一移动,就会有磨擦的快感传来,真是很难不产生异样的兴奋。
      如云拉起女孩儿无所适从的右手,放到了自己的后腰上,「诺诺,你也抱着姐姐好吗?」「嗯……」薛诺不知该怎么拒绝,其实也不太想拒绝,手一沾到如云无比细腻的皮肤就不忍挪开了。薛诺的一根手指正好落在了如云深深的臀沟的顶端,不自觉的就将手掌向下移到了饱满的臀峰上。
      「姐姐的屁股是不是很大啊?唉,人老了,体型儿也就走样了。」如云黯然的说。「才不是,姐姐一点儿也不老,身体最完美了,既成熟又性感。」薛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小丫头真会说话,来,让姐姐亲一下儿。」如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美了,特别是自己的丰臀,不知多让侯龙涛着迷呢。
      早说过,如云绝美的身体是会让女人都情不自已的,薛诺现在就是这样,微微的张开了小嘴儿,把大姐姐的舌头迎了进去。两条滑腻的香舌搅在了一起,互相吞食对方甜甜的口水,这一次吻的又深又长,很久才分开,「诺诺的舌头真好吃,小屁屁又光滑又圆翘,龙涛一定很喜欢和你亲热吧?」
      「啊……」薛诺这才发现如云柔软的手掌正在揉捏着自己的屁股,突然产生了一种对不起侯龙涛的感觉,赶忙按住了如云的手,「姐姐,别这样……」「呵呵,这么害羞啊?好了,姐姐不逗你了。来,告诉我,龙涛是不是特别特别疼你呢?」
      薛诺心里一热,每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侯龙涛,她都会这样的,羞答答的一笑,「是呀,涛哥对我好得没话说。」「他是你第一个男人吧?」「这……嗯,涛哥是我的初恋。」「真的!?」如云忽然若有所思的躺平了身子,望着天花板,「真好,你是咱们姐妹里最幸福的一个了,以龙涛的性格,他一定会爱你一生一世的,只要你不爱上别的男人,就能和初恋情人白头到老。」
      女孩儿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伤感,她一定是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不禁好奇心又起,「姐姐,你这么说什么意思?给我讲讲好吗?」「大家是自己人,跟你说了也无妨,月玲和茹嫣应该不会怪我的。茹嫣她……」如云把茹嫣的经历说了一遍,「月玲她也是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伤过好几次心之后才找到了现在的爱人的。」
      薛诺本以为如云会说出自己的往事,没想到竟然是关于月玲和茹嫣的,月玲还好,对茹嫣,是既同情她的遭遇,又对她终于找到了疼爱她的人而欣慰,但自己的好奇心并没有得到满足,「如云姐姐,那你呢?」
      「我?我的事儿没什么好说的。」如云扭开了头。薛诺把身体又向她靠近了一些,轻轻的扳过她的脸,藉着从窗口射进来的月光,看到有两点晶莹的东西在她的眼角儿处闪动着,知道她的过去一定比茹嫣的还要凄苦。
      女孩儿很后悔不该勾起她不堪回首的往事,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忽然想到在自己伤心哭泣的时候,侯龙涛都会在自己的眼睛上亲吻,把自己的眼泪吞进肚了,每次他一那样,自己就能感到他对自己的深情,也就不再难过了。
      薛诺撑起上身,伸出了小舌头,温柔的舔去如云的泪水,又轻吻着她微闭的眼帘,「好姐姐,你别难过,我不问了就是了,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你现在不是也有了一个真心对你好的男人了嘛。」女孩儿说出了与她年龄和阅历都不太相符的话,有一点点滑稽。
      如云一把将薛诺抱进了怀里,「姐姐告诉你……」从二十一年前和前夫在高中里的初识、十四年前的新婚到十一年前的被弃,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他就是我的初恋,我本以为我们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没想到只因为我不能生育,哼哼,不能为他方家传宗接代,他就不要我了,他说『一只不能生蛋的母鸡要来有什么用呢?』」
      「姐姐……」薛诺紧紧的偎在如云怀里,心里又气愤又难过,右手不自知的放在她的一颗豪乳上,「那个病就没得治吗?」「我治了小一年,中药吃了无数副,没用,老中医说要是半年内调养不好,这辈子都没希望了。是天意如此,要我今生不能生儿育女。」
      「那……那他也不能……咱们女人又不是生育的机器,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优点、缺点都得接受,况且你是生病,他根本就不爱你……」薛诺越说越气,她都不敢想像如云当时有多伤心,要是侯龙涛抛弃了自己,那自己真是活不下去了,光是想想,眼泪就快出来了,「姐姐,你恨他吗?」
      「恨,怎么可能不恨呢?不光是恨我的前夫,是恨所有的男人。」如云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温和,「但现在不恨了,就像你说的,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而且我现在有了他,我又找回了那种被人爱恋、呵护的感觉了,是他让我再次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幸福。」薛诺的小脸儿上也出现了笑容,不由得对那个还不知名的男人产生了一种感激之情。
      「诺诺,你要是不介意,能不能告诉我你妈妈的年龄呢?」「嗯?」女孩儿对这个问题有点儿不明白,「我妈妈?三十九,怎么了?」「三十九,她什么时候的生日?」「这……其实今天是她的三十九岁生日。」「啊!是吗?那她就只比我大两岁多。」接下来如云就不出声儿了。
      薛诺能感到如云问这个一定是有目的的,「姐姐,你有什么事儿吗?」「嗯……诺诺,我能请你为我……为我做件事儿吗?」「当然了,你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嗯……这……这个,嗯……」「姐姐,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你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有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平时一向精明干练的如云居然吞吞吐吐的,让女孩儿更加的好奇了。
      如云坐起身来,「诺诺,你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虽然我可以收养一个,但收养的孩子在感情上很可能会出问题,所以我不打算走那条路。这样的话,永远也不会有人叫我妈妈的。诺诺,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好喜欢,随着咱们的接触,我越来越觉的咱们之间有特殊的联繫,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叫我……叫我一声……」
      虽然如云已是眼泪汪汪的说不下去了,但女孩儿猜也能猜到她的意思,刚才她问自己母亲的岁数,大概就是不想太佔自己的便宜。薛诺是一个极有同情心、心肠极软的人,早就被如云感动了,再说也把如云当亲人有一段儿时间了,见她一脸企盼、期待的表情,不禁鼻子一酸,也流出了泪水,坐了起来,张嘴就叫,「妈妈……」
      「呵呵……好……好女儿……诺诺……呵呵……好女儿……乖女儿……」如云把女孩儿紧紧的抱住了,又哭又笑,猛的把薛诺的身体稍稍的推离自己,托着她的脸庞,「再……再叫一声,好……好不好?」薛诺看着如云欣喜若狂的样子,自己也好开心,抿着小嘴儿一笑,「妈妈,妈妈,妈妈。」
      「呵呵呵……」如云又把女孩儿拥进了怀了,让两人的脸颊贴在一起,来回的磨擦,紧接着又扶住她的脸,不停的在上面亲吻,明显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欢快的心情。「嘻嘻嘻……」薛诺笑了出来,「妈妈的嘴唇儿蹭的我好痒痒,嘻嘻……」
      「好女儿,你的身子真香。」如云已经吻到了女孩儿的脖子上。「嗯……嗯……妈妈的身子才香呢……」「妈妈美吗?」如云的双手顺着薛诺光洁的肩膀一捋,那件睡裙就就从她的身上滑落了。「啊……美……」「那是我美,还是你另外那个妈妈美呢?」「都美,我的两个妈妈都是世界上最美的……」
      「乖,让妈妈好好得疼你吧。」薛诺被如云压倒在床上,圆翘的小屁股被温柔的抚摸着。「嗯……嗯……」女孩儿不知不觉的就把舌头送入了如云的嘴里。两个女人的美妙的身体在黑暗中蠕动着,轻喘、娇吟声断断续续的发了出来。
      「啊!不……妈妈……啊……不要……」女孩儿颤抖的程度忽然加大了,原来如云已经把一根青葱般的手指捅进了她的小嫩穴里,柔和的一进一出。薛诺虽然嘴里说着不要,却没有做出反抗的行动,刚被如云吻住时,她想到了茹嫣的话,这是姐姐们互相表示亲密的方式,只要不太过分,还是能接受的,可真等如云「出了轨」,她年轻敏感的身体已经被「点燃」了,再也无力阻止压着自己的仙女了。
      「好女儿,舒服吗?」如云继续在女孩儿的脸蛋儿上舔着,左手玩儿弄着她的右耳垂儿。「啊……啊……啊……」薛诺合着双眼,她能感到自己「无知」的小穴正在将「妈妈」的手指向体内吸,明知那不是侯龙涛的,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快感。
      「啊……妈妈……不……不可以……涛哥……涛哥会不高兴的……」「才不会呢,傻丫头,」如云手指上的「功夫」一点儿不比男人差,她能明显的觉出女孩儿的阴道对自己越来越激烈的回应,「我又不是男人,你的涛哥一定不介意戴这顶『绿帽子』的。」
      「真的……真的吗?嗯……嗯……」薛诺睁开了迷迷茫茫的大眼睛,她的臀瓣夹得紧紧的,子宫渐渐的麻痺,有了要洩身的徵兆。「当然是真的了,妈妈不会骗你的。再说龙涛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他的事儿呢?」
      薛诺的思考能力本就已经降到很低点了,听如云这么一说,觉的非常有道理,心情一放鬆,立刻就有要高潮了的感觉,双臂揽住如云的脖子,拚命的把舌头往她的耳孔里钻,「妈……妈妈……我……啊……啊……我要……要……要……」
      「啊……诺诺,你要什么?要什么?快说出来,妈妈都给你。」如云被女孩儿的舌头舔的也是浑身一颤,更是被她高潮前的憨态所感染,自己也兴奋起来了。「我……啊……我……我……我要来了……要……要来了……啊……啊……妈妈……」一阵呻吟过后,薛诺放开了如云的颈项,僵硬的身体也鬆弛了下来,一脸潮红,只是不住的「呼呼」喘气。
      如云把手指撤了出来,压进女孩儿微张的樱唇中,自己也把嘴凑过去,用手指和舌头一起在她的口中搅动,「诺诺,你的爱液真是美味,你自己尝过吗?」「唔……唔……嗯……我……我……」「龙涛一定让你尝过吧?你们真是坏孩子。」「妈妈……嗯……你……你别说了……」薛诺都快要羞死了。
      如云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却是侯龙涛将自己的爱液嘴对嘴的餵给自己时淫乱的场面,不禁情绪高涨,阴道里如同虫行蚁爬般的痒,再也不能忍了,托着自己的右乳送到薛诺面前,「女儿,妈妈餵你奶喝,来,宝宝,妈妈受不了了……」
      薛诺听话的含住了如云嫣红的乳首,香香甜甜的,「嗯……嗯……」虽然什么也吸不出来,但她还是吮得津津有味。「啊……啊……好……」如云跪骑在她的腰上,尽量挺着胸膛,左手在自己的跨间疯狂的抠挖,泊泊的淫水儿都滴到了女孩儿的小肚子上。
      薛诺一手握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揉捏着如云的奶子,都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有弹性,「嗯……妈妈……你的胸部真……真丰满……啊……我……我好羡慕……」「丫头……你的……你的也会越长越大的……」如云开始用阴户在女孩儿的一条大腿上磨蹭,双手捏着她的乳房,和自己的对在一起,让四颗充血的奶头互相碰触。
      「啊……啊……妈妈……我……好……好热……啊……」已经洩过一次身的薛诺现在又激动起来了,紧紧的皱着眉头,身体就像出了水的鱼一样,剧烈的扭动着,光是乳头上的刺激已不足以满足她了,手指压住了自己的阴蒂,「好难受……嗯……妈妈……我难受……啊……帮我想……想办法啊……妈妈……嗯……」
      如云也是慾火焚身了,但又不能使用假阳具,薛诺是第一次玩儿同性游戏,最好是只用两人的身体。这难不倒经验丰富的如云,她的水磨功夫也是一流的,跨跪在女孩儿的一条腿上,抱起她的另一条玉腿,将两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在一起,疯狂的摇动起来,立刻就有「咕叽、咕叽」的水声响起。
      四片柔美的阴唇紧密的结合着,如同两张正在接吻的小嘴儿,互相的吸吮,将「津液」吐入对方的体内。「啊……啊……好妈妈……」「啊……啊……好女儿……」一对儿淫乱的「母女」忘情的满足着彼此生理上的需求,放蕩的大声呼叫。
      「妈妈……要……啊……要来了……啊……」「等……等等……等等我……啊……我也要……要丢了……啊……乖女儿……来……来了……来了……啊……」两具狂扭的身体嘎然而止,僵在那里不动了,就连声音也消失了,好像时间都静止了一样。
      几秒钟后,如云的躯体慢慢的向后倒在了床上,「呼呼」的喘息声又起,两个人全是浑身发软,一动都不想动。薛诺大概想不到,与此同时,她的亲生母亲何莉萍也被侯龙涛以同样的姿势姦淫到了阴精尽洩……
      毕竟不是自己的床,薛诺睡的不是很死,不到6:00就醒了,揉揉眼睛,发现如云已经不在床上了,她站在窗口,望着还没放亮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妈妈……」女孩儿轻轻的叫了一声,想起昨晚,还不禁有点儿脸红。
      「啊!」如云的沉思被打断了,坐回床上,把手放在女孩儿的脸蛋儿上抚摸,「诺诺,你真可爱。」薛诺用脸颊在如云柔软的手掌上磨擦着,发觉她的眉宇间有隐隐的哀伤,「妈,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吗?」
      如云的眼中突然出现了泪光,「诺诺,妈妈对不起你,我……我今天就去和他分手……」这没头没脑的话把薛诺弄懵了,赶紧坐起身来,拉住如云的双手,「妈妈,你在说什么啊?分什么手?」「我……我身上的字,是……是龙涛纹的,你明白了吗?」
      「什么?涛哥?我的涛哥?那……那月玲姐姐和茹嫣姐姐?」「她们也都是龙涛的女人。」「怎……怎么会……」薛诺先是震惊非常,有点儿不相信,但再一把如云她们的遭遇和侯龙涛的个性一联繫,也就能想通了,他对自己不也是由怜到爱的嘛。
      薛诺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一下儿搂住了如云的脖子,「哈哈,我就知道,怎么可能有比涛哥还好的男人呢,能配得上妈妈和两位姐姐的就只有涛哥了。我才不要妈妈和涛哥分手呢,我做梦都想要的大家庭终于要实现了。」
      「真……真的吗?」如云一脸的惊讶和不解,「你不怪他花心?」「不怪,只要他爱我,心里有我,其它的事情我才懒得管。」「可……可我现在是你的妈妈了,怎么还能和女儿的男朋友……」「怎么不能?当然可以了。其实昨晚我妈妈根本就没去外地……」薛诺把自己将母亲献给了侯龙涛的事儿说了出来。
      按照侯龙涛的打算,他只是让如云先和薛诺好好的亲热一下儿,进一步加深几个女人之间的感情,他觉得还不到把自己和如云她们的关係告诉女孩儿的时候,怕她接受不了,昨晚「认母」的一幕也不在原定的计划之中。
      但如云看人的本事却比侯龙涛强了不少,对薛诺内心的活动也分析得更透彻,昨晚她发觉时机已经成熟了,乾脆自作主张的行动了,想来爱人也不会见怪的。侯龙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实现了让薛诺接受共侍一夫的事实,运气真是好得让人羡慕……